一位普通共产党员的故事
发表日期: 2011-06-21 作者: 文章来源:
打印 文本大小:    

在我军旅生涯中有几位战友的故事深深打动过我,他们的故事并没有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忘却。

这里要介绍的是位普通共产党员,他是山西人,一九四五年参军,姓李名崇山。一九六二年部队驻守长白山后开始修建营房。组织上派我负责基建物资管理。政委告诉我,“给你二连副连长李崇山同志协助你工作,工地上的一些废铁丝叫他捡回来,不要浪费了。”

李崇山何许人也?我和他无事时便坐在工棚外闲聊,一谈起他的过去,便像开了闸的水渠一样,滔滔不绝。

他原是六十四军军长曾思玉的警卫员,十五、六岁便跟随曾思玉南征北战。一九四九年解放大西南时曾到过四川。在追剿国民党残余过程中,曾思玉派他负责首长家属的安全。他统领着几名首长家属随部队西进,为了保证首长家属的安全,除了警惕性要高外,一些具体事务也是相当麻烦,他说山路河道也多,过河的时候他都是一个一个把她们背过去,一身经常是湿漉漉的。四川山多,爬坡上坎是常事,他的鞋穿烂了好几双。家属都非常信任他,什么事都找他,他总是全力以赴,全身心为她们服务,她们也亲切叫他“小李子”。后来朝鲜战争爆发了,曾思玉接到命令要赶赴朝鲜。李崇山说他是首长这个党小组的组长,负责保护首长的绝对安全。曾思玉在前沿阵地观测地形时,有美国飞机侦察,有炮弹经常落在阵地上爆炸。李崇山个子高大,他说有次一发炮弹落在首长不远处爆炸,他把曾思玉按倒在壕沟里,嘴上骂骂咧咧地说:“我是党小组长,不听我的命令老子枪毙了你。”曾思玉爬起来说:“是!是!我听你的。”过了一段时间李崇山想亲自到前线去打仗,便向曾思玉说了,曾思玉最后同意放他到前沿去打了仗。他说,在一次战斗中他抓到一个俘虏,他用枪抵住俘虏叫他走,俘虏就是不走;后来他收起枪用手拉他走,俘虏才跟他走了,送到后方收容站后,美国兵还竖起拇指连连说:“Mister OK!”事后才知道美国兵受美国宣传影响,美国宣传说,一旦被中国军队抓住是要杀头的。有一次在和敌人对峙中,他偷偷举枪,刚刚伸出半个脑袋,一发子弹把他帽子打翻,一缩头摸摸头,血肉模糊的,他说好险哦,敌人枪法好准啊,如果我头伸快点这发子弹肯定把脑顶盖揭开了。他把头伸给我看,“你看嘛,头上有条沟,头发都不长。”

朝鲜停战后,曾思玉觉得跟他十来年了,不能老当警卫员嘛,便决定叫他去当营长。去当了不久,他觉得不是这块料,便又跑回首长处,说:“我干不了,还是回来给你当警卫员。”曾思玉无奈地看着他,说:“小李啊,你总得考虑下自己前途嘛,不能一辈子跟着我当警卫员。”过了一段时间,曾思玉又给他提到师部当名管理员,他问管理员是干啥的,曾思玉说是管吃喝拉杂事,他觉得这事还可以干,于是便答应了。到师部报到后,没干多久他又跑回来,向老首长说,“这是不好干,还要记账,我最怕记账,把钱用出去我不爱记账,最后我报不了帐,三反五反我交代不清啊。”这下老首长彻底没法了,只得又把他留下来使用。回国后曾思玉调沈阳军区担任副司令员,李崇山调到一个连队当名闲职副连长,大事管不好,但具体事做得很彻底。

有次他到沈阳出差,忘了带军人通行证,他到军人招待所要求住宿,管理员向他要军人通行证,他说忘了带,管理员不让住;他说我就在你接待室的地下睡一宿行不行?管理员说哪能行,这里是值班的地方。他看见管理员不理他,没法了,只好去找老首长想办法。到三号首长家,曾思玉的爱人在,一见到他十分亲热地说:“小李子,是什么风把你吹来的,好久都不来看老首长了。”李崇山和她从解放战争就在一起,他也像回到家一样,十分随便,拿起烟就抽。曾思玉爱人说,“今天老首长开会去了,有啥事吗?”李崇山说,“我想住招待所,他们不让我住。”曾思玉爱人说,“不忙,我给秘书说下,打个电话去,坐老首长车去好吗?”李崇山说“好!”曾思玉爱人又拿出一条烟交到李崇山手上,问他还缺什么,李崇山说“不要啥了,烟我要了。”

秘书要了辆小车把李崇山送到招待所,招待所管理员出来接待,看见是刚才和他死缠不放的李崇山,秘书对管理员说“三号首长一位战友要在你们招待所住宿,你安排一下好吧!”管理员马上说“好!好!请首长放心,我们一定好好安排。”秘书走后,管理员十分热情把他引到二楼贵宾室里住宿,还十分抱歉地说,“刚才你咋不说你是三号首长的战友呢?!”,李崇山现在开始回敬他了,说“刚才我说在你那地下睡都不同意,没法,只得跑一趟老首长处。”

我写他的故事是想在纪念党的就是九十岁生日时,我们党有许多想李崇山这样普普通通的党员,他们虽然没有能力做大事,但在普通岗位上无怨无悔、忠心耿耿地为党的事业献了青春又献终生。


电话:028-82890289   传真:028-82890288   Email:swsb@cib.ac.cn
邮政编码:610041   地址:中国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九号
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 © 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053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