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专题 > 创先争优活动 > 读一本好书
一本能让你的信仰更加坚定的好书
发表日期: 2010-08-31 作者: 齐银 文章来源:两爬支部
打印 文本大小:    

大概是因为中国当前处于多灾多难时期,我无时不刻不关注着冲在救灾第一线的温总理,于是,他曾经关于读书意义的论述总是回响在我耳畔,读书关系到一个人的思想境界和修养,关系到一个民族的素质,关系到一个国家的兴旺发达。一个不读书的人是没有前途的,一个不读书的民族也是没有前途的……,每每想起总理这些意味深长的言语,我总是告诫自己要多读书、读好书、好读书。

2009年是演化生物学创始人达尔文先生诞辰200周年,也是演化生物学精髓《物种起源》问世150周年纪念,世界各地凡是在进化生物学领域较有名气的大学和研究院所都举行了一系列的庆祝活动,作为达尔文演化理论的追随者,我也有幸获得一本展示演化论最新成果的大餐《为什么要相信达尔文》,该书是芝加哥大学生态和演化学系教授Jerry Coyne 著作Why Evolution is True 的中文译本。这本书虽然赶上这个时机出版,但绝不是应景之作,它凝结了作者多年的心血。简单来讲,书里讲述的是演化的证据。可能我们中国人从小接受的教育决定了我们很少会去怀疑达尔文学说的正确性,不过如果有人提出质疑演化论的观点,我们能不能拿出有力的理由来反驳呢?这本书里就全是这样的理由。

该书最大的特点是论说地思辨性,支持演化论,反对“智能设计”论是该书的灵魂,从演化论定义入手,开宗明义地将演化论内容归结为六个方面:演化、渐进性、物种形成、共同祖先、自然选择和以及演化的非选择性机制,然后以翔实的论据逐个对演化论的每个方面进行论述。曾经天真地认为对演化论比较了解,但是阅读这本书的感觉和读完这本书的收益,让我自愧于昔日的自大,自愧于数十年竟然始终在这样一所完美而科学的理论殿堂外徘徊,自愧于曾经一些荒谬的想法。

下面举几个例子来说明该书的思辨性:作者首先提出这样的命题,如果说鸟类是由爬行类演化而来的,那么必然存在这样的过度类群,既具有爬行类的特征又具有鸟类的特征,并且该物种应该出现在爬行类和鸟类之间,中国鸟龙和寐龙的发现完美地回答了这个问题。中国鸟龙是生物演化的一种过渡形态,它有恐龙的骨骼特征,同时由于它形成化石的地质条件非常特殊,形成像印版一样的构造,非常柔软的羽毛也被清晰地保存了下来,表明该物种也具有鸟类的特征。寐龙则是另外一个例子,它的头伸向身体后方,嘴几乎压在前肢之下,很明显这是鸭子或类似鸟龙的睡姿。可能是这只恐龙在睡熟之中发生了什么变故,比如火山爆发之类,使它突然死去,得到了这样一个形态的保存。中国龙从骨骼形状上揭示了恐龙和鸟类之间的联系,而寐龙则从行为学上揭示了这种联系。

古生物学证据是演化论中最有趣,最容易理解的证据,但作为演化论最重要的证据,分子演化的证据却由于该书作者所从事的领域而被忽视了,作为仅有的两个分子生物学证据,作者以分子演化回答了为什么有些中国人喝完牛奶会拉肚子这样的日常生活中司空见惯的现象。喝完牛奶拉肚子是因为这些人体内不能合成一种叫乳糖酶的东西,该酶可以把牛奶当中的乳糖分解掉,对消化牛奶有重要的作用。控制该酶的基因很怪,人人都有这个基因,但只在吃奶的小孩中表达,到了一两岁以后,这个基因的表达就衰减,导致低的表达水平。可是,大概六七千年以前(在这以前的人类过了哺乳期大概都是不能喝牛奶的)发生了一个事件,非洲北部有个国家叫苏丹,苏丹人那时第一次把奶牛驯化,苏丹离欧洲很近,一旦他们把奶牛驯化,人们就找到了一种新的食品。你可以想象苏丹人的乳糖酶基因有突变,所以可以喝牛奶。欧洲人很快把奶牛引入欧洲,但只有发生那样的一个突变,才可以让这个基因在成年中还能表达,你的肠道里才能有这种酶,才能分解利用牛奶。而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是后来才将奶牛引入的,因此可能有部分人还未发生这样的突变,因此喝完牛奶容易拉肚子。

该书另外一个最大的特点是趣味性,下面举几个例子供大家品味一下:人类害怕的时候为什么会起鸡皮疙瘩?这在日常生活再普遍不过了,实际上也是一个演化论问题,类似于阑尾、动耳肌、尾骨这些在祖先中很重要,但现在已经几乎没有用处,或者功能已经发生变化的残迹,所有鸡皮疙瘩实际上是毛孔下立毛肌的作用。养猫的人会知道,如果猫跟你生气时,会把全身的毛立起来,这就是立毛肌的作用。我们冷的时候会把立毛肌立起来保暖,但我们已经没有那层毛了。

几个世纪前,航海的船员会得坏血症,后来我们知道得坏血症的原因是我们人体不能合成维生素C,必须要从新鲜的水果蔬菜中摄取。实际上所有的灵长类都不能合成维生素C,而其他哺乳类动物却能做到。这是因为我们合成维生素C的若干步骤中某一步的一个酶的基因出现了突变。这说明所有灵长类有一个共同祖先,这个祖先在合成维生素这个步骤上发生了突变,于是无论是猴子、黑猩猩还是人类都具有这个突变,所以我们都不能合成维生素C了。那我们为什么还能存活下来呢?可能因为灵长类平常吃的食物里水果是一个主要的组成部分,所以我们能够摄入足够的维生素C,缺乏这个基因也就无所谓了。这是一个分子角度支持演化的证据,同时也是演化过程中的一个退化。

像上述关于思辨性和趣味性的小故事,在该书中简直不胜枚举。该书从说理角度,让你不得不信服演化论的科学、智设论的荒唐,同时也会激发你无穷的关于人类演化的想象;从知识角度,也会让你曾经懵懂的认识变得清晰,少了许多臆测,多了许多推理和分析,因此非常推荐这本书。


电话:028-82890289   传真:028-82890288   Email:swsb@cib.ac.cn
邮政编码:610041   地址:中国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九号
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 © 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053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