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新闻动态 > 媒体关注
《四川日报》:“帝王百合”还会有春天
发表日期: 2008-11-21 作者: 刘若辰 梁现瑞 黄里 文章来源:四川日报
打印 文本大小:    

  100年前,英国植物学家威尔逊来到四川,打开了“中国西部花园”,他带回的生长于岷江河谷的“帝王百合”引发的西方人对四川秘境的探寻热潮,百年不辍。

  5·12”汶川特大地震后,生物学家印开蒲再次重走“威尔逊之路”,对着威尔逊所拍照片搜寻原址,以记录百年来的生态和人文变迁。他在与两位英国同行的震后之行中,看到了怎样的景观与巨变?

  ■ 本报记者 刘若辰 梁现瑞 黄里

  2008102865岁的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研究员印开蒲,第N次沿着100年前英国植物学家尔尼斯特·亨利·威尔逊走过的路线,体验跨越百年的旅程。

  像以前的N次旅行一样,他带上了威尔逊当年所拍摄的数百张黑白照片,想再核实一些照片上的遗址,重新拍照记录——此前的N次旅行中,他已经搜寻到140多张图片上的原址。

  那位叫威尔逊的20世纪初英国著名植物学家、探险家,在1899年至1911年间,4次进到四川、云南、湖北、江西等地广搜植物种子,将1593份中国植物种子和168份植物切片带回了西方,让西方园林面貌一新。也正是他,拍摄了近千张记录中国西南部自然风貌和人文风情的珍贵图片,留下无比丰富的历史信息。

  像以前的N次旅行一样,这次同样有热心追访“威尔逊之路”的外国同行相伴:威尔逊的百年后的“同事”——同样效力于英国皇家植物园丘园的托尼,以及英国女王私人园林温莎植物园的马克。

  一次次与外国同行探访旧路,印开蒲觉得自己的梦想更近了——四川有如此丰富的自然和文化资源,有西方的高端旅游需求,推出“沿着威尔逊之路,重返世界园林故乡”的生态旅游线路大有前景。

  不过,这次是汶川特大地震之后的第一次“访旧”,印开蒲心里多了几分挂牵——地震之后,这条路线是否安好?

  山川之变:

  竹索桥原址上修的水泥桥已沉入堰塞湖下,成片的野生“帝王百合”与紫金莲损毁过半,累累伤痕还需自然治疗

  一座竹索桥悠悠然牵起两岸——这是威尔逊1910812在北川漩坪乡拍下的景象。

  一座水泥大桥横跨两岸——这是2006623印开蒲在原址所摄。百年光阴如桥下逝水无语流过,两岸青山依旧,而桥的变化,正现出人世沧桑。

  但是此行再访,去不了岸边,也见不到桥了,桥已深潜于几十米深的水下——地震后形成的唐家山堰塞湖,高高淹过了它。“已经没法去看了。当地人说,水淹到山坡上的这条线。”印开蒲指点着去年拍的图片告诉记者。

  “汶川特大地震对山河的改变,胜过几个世纪。”印开蒲此行6天里走过成都、都江堰、汶川、茂县、松潘、平武、北川、绵竹8个地方,最大的感受就是:在地震极重灾区所见到的山河巨变,远远超过了一百年新旧图片对比所显出的自然之变。

  从都江堰驱车赴汶川,一路山重水复,70多公里险道整整用去12个小时。

  深秋的岷江河谷的悬崖上,随处可见因地震滑坡而形成的裸露岩石,原本郁郁葱葱的山体,添了不少光秃秃的“创伤”。最令人痛心的是,那一大片一大片野生于河谷地带的岷江百合——当年由威尔逊带回英国、令无数西方园艺家魂牵梦萦的“帝王百合”,被掩埋于尘土之下。

  一路走来,大家不说话,印开蒲心里估量着损失:岷江沿岸正是“帝王百合”的最佳生长地,不巧与地震断裂带大致重合,野生“帝王百合”的受损将达到60%以上。

  同样受损严重的,还有被西方人视为治疗抑郁症良药的紫金莲。每年四五月,野生紫金莲会用它迷人的紫色花朵扮美那一段映秀到汶川的河谷,点亮行人的双眼。而今公路屡毁,路旁再难见到紫金莲的倩影。

  纵然心疼,印开蒲还是坚信大自然的自我修复能力,“大自然需要的是自然修复,急不得,任何人为的栽培都是一种打扰。”植物不会因为地震而灭绝,只是生存环境更加艰难。在漫长的历史中,它们曾无畏地挺过了山崩地裂、河道干涸等一次次考验,这次也不会例外。

  事实给了印开蒲信心:在他保存的百年前拍摄的茂县叠溪老照片中,植被本不多,1933年大地震山体滑坡植被全损,但2007年同样地点在镜头中却绿意盎然,尽展大自然的生命伟力。

  “所幸有许多珍稀植物的主要生长范围并不在地震断裂带上,所受影响甚微。”印开蒲介绍,比如威尔逊当年极尽赞美的“中国鸽子树”珙桐,比如“高傲的玛格里特”黄花杓兰与“华丽美人”绿绒蒿,都生长于地震波及不大的地方,生存未受影响。

  景观之变:

  茂密的白杨树遮蔽了百年小村庄,大炮山顶的雪线退缩印证着全球趋暖,植被更好的山川令人宽慰

  为了对着威尔逊的老照片找到百年前的那个幽静山村,第N次开车的王师傅把车停在了松潘县新塘关靠岷江河谷的一处路边。

  照片上是一个包容在山坳里的恬静村落,远山如黛,四处有低矮而零星的植物。但奇怪的是,这样一个已记录拍摄地点、海拔高度的山村,找了几年都没找到——印开蒲来来回回寻访过十多次,有时候坐车找,有时候走路细细寻,却次次无功而返。

  这一次,托尼与马克下了车,一个劲地往前寻,王师傅偶然在车内一回头,“得来毫不费功夫”,发现停车处正是百年前威尔逊举起相机的地方!眼前的景象与看了无数次的照片是那样相似:这山形,这房屋分布……

  唯有不同的,是房屋前的公路边,矗立着一排高大挺拔的杨树!正是它们,完全遮蔽了这个百年小村庄。

  大家惊喜地比照岩石形态等一个个地理特征,用仪器测量经纬度和海拔。半小时之后,确认这里就是要找的村庄。原来,百年前的房屋改变了一些模样,70年前在河岸种下的杨树,已经将村庄遮掩,今天的公路就是当年威尔逊站立拍照的地方……

  找到小村庄,是他们此行一千多公里最大的收获!在黄龙风景区管理局副局长董昱的指引下,他们又找到了三处老照片拍摄地:丹云霞的建新村植被比百年前更茂密,石马关的河流因为河边修路而河道被迫轻微右移,三路口的新老照片几乎一模一样……指着4组新旧对比照片,展示着对4个旧址的新发现,印开蒲显得很兴奋。

  更令他欣慰的,是走过都江堰、汶川、茂县等重灾区之后,他发现海拔更高的松潘、黄龙一带依然山明水秀,和震前并无太大差别。“与威尔逊之路相关的颗颗旅游明珠依然光芒四射,地震并没有让旅游资源消失。”

  在威尔逊留在中国游历的最高足印之处——海拔4600多米的丹巴大炮山,印开蒲实现了自己的登顶宿愿。

  两张照片都很美,天空纯净,背景是白雪皑皑连绵起伏的大山。不过在百年前的旧照上,白雪几乎覆满了整个山头,而在今年拍的照片里,雪线向上退缩许多,雪显得少而薄。

  “威尔逊去的时候是7月,我去的时候是10月。”印开蒲笑着说,本应是雪更多的季节,雪线却反而升高了,“两张照片的对比,或许可以做百年来气候变暖的一个佐证。”

  为了登上大炮山顶,需要在人迹罕至的路上骑马20多个小时。“去年试了一回,骑马上山不到一半马鞍就把屁股蹭坏了,只好下来。”印开蒲自豪地介绍,今年再去,一路吃干粮,在海拔3950处住牛场……历尽艰险,但最终的成就感也是巨大的。“除了地震带旅游线路要充分考虑安全问题、不宜过早推出之外,我走的其它线路,都依然适合打造高端旅游线路。”

  人文之变:

  三张老照片见证老戏台的湮灭与重生,牌坊“化身”为桥而家族后人犹在,8000公里外的牵挂令人感动

  “真是奇迹!中国工匠太神奇了!”见到威尔逊照片中古韵天然的戏台居然“重生”于绵竹市区内,托尼与马克大呼小叫,兴奋得难以自持。

  眼前是一个与老照片上一模一样的戏台:坚实的斗拱形结构,曲线迷人的飞檐翘角……最奇特之处是房顶上立着《白蛇传》戏剧人物雕塑,这厢演的是白素贞和小青游西湖遇许仙,那厢演的是断桥相会和水漫金山——直叫人回味当年戏台上水袖翩飞的生与旦。

  印开蒲为记者翻开了近百年里所拍摄的一套三张照片,讲起了明代古戏台的湮灭与重生:第一张是威尔 逊1910 8 10日摄于绵竹拱星 场村,照的是戏台正面全貌。它是始建于明代的古建筑,风格华丽而独特,所以当时吸引了威尔逊的目光。第二张照片摄于2007年,当时得知古戏台在1951年已毁掉,只好请一群乡亲拿着旧照在原址留念。第三张照片摄于200811月,地点是绵竹市区的仿古街上。照片中的戏台与百年前一样精美,犹如孪生。原来,正是两年前印开蒲去找寻戏台原址,引起当地有识之士的关注,剑南春集团慨然投资,按原样在绵竹市区仿古街上复建古戏台。

  人世沧桑,古戏台湮灭于历史中,112,两位英国植物学家却看到了古风犹存的新戏台,马克紧握印开蒲的手说:“谢谢您,教授,是您和绵竹朋友的努力,让威尔逊照片中的老戏台复活了!”

  因为人心未变,对过去美好精神、美好事物的向往没变,所以“留住”了易逝的时光、易变的历史细节。

  这样的“念旧”,这样的淳朴,在英国人身上也体现出来。

  “我们走了8000公里路,就是为了来看看,你们地震之后还好吗。”在北川县开坪乡,托尼与马克握着前年结识的村民梁学富的手,说得很动情。

  他们与梁学富是20066月找寻威尔逊旧照中的一个贞节牌坊时相识的。当年他们东寻西寻来到牌坊旧址开坪乡,才发现在上世纪60年代末,贞节牌坊就被拆掉用于修桥了——做了桥墩。

  不过收获依然很大,没看到牌坊,却找到了牌坊人家的第四代后人梁学富。

  1030在地震极重灾区故友重逢,大家分外激动,挤在梁家砖木小屋的客厅里,围坐在一起把酒言欢。“我的家人很好,没有受到伤害,北川人民欢迎你们再来。”梁学富笑着作别。

  “以前威尔逊来过,我们循着来了,现在有你们在这里,我们以后还会来。”英国人深情道别。

  山川在变,景观在变,人们的生活在改变,但总有一些深藏于人心中的美好情怀,不会改变……

  


电话:028-82890289   传真:028-82890288   Email:swsb@cib.ac.cn
邮政编码:610041   地址:中国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九号
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 © 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053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