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化 > 创新文化副刊 > 文学创作 > 科海泛舟
沿着威尔逊之路,重返中国西部花园
发表日期: 2009-08-03 作者: 文章来源:
打印 文本大小:    

  中国---世界园林之母   

  1929年,英国著名的斯特拉特福公司在美国波士顿出版发行了《China,Mater of gardens》(中国---园林之母)一书,这本在20世纪国际园艺学和植物学界颇具深远影的著作,便是名噪西方的园艺学家和植物学家的尔尼斯特.亨利.威尔逊( Ernest .Henry.Wilson)根据他长期在中国西部从事植物收集活动的经历写成的,在他的这本著作中,首次把中国称为“世界园林之母”。 

  中华民族历史悠久,早在公元前6世纪中叶编著的《诗经》中,就已经有了描写芍药、桃花和萱草等花卉的诗歌,在漫长的历史中,我们的祖先培育出许多著名的花卉。大约在2000多年前,原产我国的桃花以及栽培的萱草便通过丝绸之路传入欧洲。18世纪以来,随着西方各国社会进步和园林艺术的发展,对海外的奇花异草有更多的需求。来华的商人很快对我国众多漂亮的花卉和园艺植物产生了强烈兴趣,千方百计从我国引种了石竹、蔷薇、月季、茶花、菊花、牡丹等多种名贵植物和各种竹子。其中,一些种类被西方人冠以美妙动听的名称,如荷包牡丹叫“闪耀红心”,翠菊被叫做“中国紫菀”,就连在中国最普通的臭椿,也被授予了“天堂树”的美名。 

  1876年2月15日,威尔逊出生在英国契平开普敦一个铁路人家庭,家中有6个子女,他排行老大。小时候由于家境很穷,他不得不在13岁时就被迫辍学当了花工。在他被推荐去中国时,早已是一个在伦敦园艺界小有名气、并具有10年丰富经验的高级园艺学和植物学人才了。 

  1899年,年仅23岁的园艺学者威尔逊接受英国维奇花木公司派遣,开始了他的中国西部之行。从1899年至1911年,威尔逊先后4次到中国收集植物,足迹遍及四川、云南、湖北、江西、重庆等省市,尤以在四川境内收集的范围最广、持续的时间最长。在前后12年的时间里,他一共收集了65000多份植物标本(共计4700种植物),并将1593份植物种子和168份植物切片带到了西方。在他收集的植物中,最著名的要数被称为中“中国鸽子树”和“手帕树”的珙桐、被称为“高傲的玛格里特”的黄花杓兰、被称为“帝王百合”的岷江百合、被称为“花中皇后”的月季、被称为“华丽美人”的绿绒蒿以及后来成为新西南重要的栽培水果“中国鹅莓”的猕猴桃等。由于他对中国西部地区植物的成功收集,被西方人称为“打开中国西部花园的人”。 

  1911年和1917年,由美国哈佛大学阿诺德树木园主任萨金特教授编辑的三卷《Plantas Wilsonianae》(威尔逊的植物)在美国出版,书中几乎收集了威尔逊从中国带到西方的全部植物种类。威尔逊带到西方栽培成功的植物,后来都成了西方园林植物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许多中国原生的植物,成为西方园林中成千上万花卉品种的祖先。 

  早在威尔逊之前,18世纪的西方园艺学家从中国引种的大量栽培花卉中得出了中国是“中央花国”的结论。威尔逊在收集中国植物经历的基础上,通过对前人大量成果的归纳和总结,使他切身体会到中国原产的花卉和植物对世界园林艺术的巨大贡献。因此,威尔逊在他的著作中提出了“中国--世界园林之母”的最终结论。 

  在他的著作中指出:“在整个北半球的温带地区的任何地方,没有哪个园林不栽培数种源于中国的植物”;“正是这些植物在装点和美化着世界温带地区的公园和庭园”;他甚至还这样说道:“如果没有早先从中国来的舶来品,我们的园林和相关的花卉资源今天将会是何等可怜”。 

  

重返世界园林的故乡  

  1997年5月,在威尔逊逝世近70年后,由英国皇家园艺协会组织的考察队专程到四川西部观赏野生花卉。他们来自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10多个国家,在他们当中有医生、律师、商人、教师、农场主以及政府雇员等不同的职业,此行只有一个共同目的,那就是到中国来看看当年威尔逊收集的野生花卉生长的故乡。 

  经过和他们交谈得知,在他们的私人花园里,都栽种了大量的中国植物。一路上他们兴致勃勃,有时候为了能看到一种花卉,他们不坐车而宁愿走很远的山路,就连一个叫查尔斯的曾经参加过二战的老兵,已经82岁高龄也从不掉队。当我们在岷江河谷一处路边悬崖上看到正在盛开的岷江百合时,他们几乎是同时尖叫:“Stop!”“Regal lily!”“Wilson!”(停车!帝王百合!威尔逊!),有的人甚至激动得热泪长流。让我始料不及的是,当我们乘坐的车停下刚一打开车门,秩序顿时大乱,他们不顾安危横穿公路走向悬崖,为防止意外,我和同行的老钟分别站到路的两端,阻拦来往的车辆,一面不停地向往来的驾驶员解释道歉,一面指挥他们赶快靠边注意安全。事后,他们告诉我说,请原谅他们的激动,在他们的花园中,几乎都栽有帝王百合,到中国看看威尔逊收集植物的地方,是他们一生最大的心愿。 

  2003年9月,由英国皇家植物园丘园、温莎植物园、罗森伯兰德树木园以及美国加里丘植物园组成的考察队同样来到四川,他们将前往岷江流域考察野生植物生态环境。刚到成都宾馆住下,温莎植物园的马克便迫不急待地拿出3张拷贝出的老照片对我说:“印教授,你快来看,照片上的地方在哪里?”。原来,这些照片都是100年前威尔逊在岷江地区拍摄的。他们此行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要找到当年拍照片的地方。 

  考察期间,我们分别在茂县、松潘和黄龙寺找到了3张照片的拍摄地,经过反复对证拍摄的方位和角度,他们万分虔诚地按动了手中照相机的快门,久久凝视着远方不肯离去。我想,此时此刻在他们的脑海里,一定是浮现出属于他们心目中的偶像的威尔逊当年站在这里时的情景。他们的一举一动,深深地感染了在场的所有中国人。 

  2004年9月,应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邀请,我陪同美国《国家地理》杂志资深记者维吉尼亚女士到四川西部考察。所到之处,她无不为西部雄奇峻美的自然景观和悠久厚重的传统文化而感到震撼,一路上她不止一次地自言自语:“真是太美了”。回国后多次来信表示,明年将组织《国家地理》其他的同事到四川。考察期间她告诉我,就在她起程中国前夕,美国另一家颇有影响《探索》(Discovery)杂志的专栏编辑找到她,希望在她这次中国之行中,有目的地为他们杂志采访并撰写关于威尔逊100年前到中国收集植物的史料。她还对我说,威尔逊学识渊博、为人谦虚宽厚,当前大多数的西方白领阶层,对威尔逊的崇敬和兴趣,远远超过了几年前云南省大力推崇的另一个西方探险家和植物学家洛克。考察途中,当我们在汶川和康定找到当年威尔逊收集的“岷江百合”和“全缘绿绒蒿”的地方时,她十分激动。她希望我们在这两个地方分别竖立一块牌子,并预言将会有更多的西方园艺爱好者来到这里。 

  三批外宾,不同国家、不同职业、不同年龄和社会阶层,到中国的目的竟然完全一致。所有这一些,绝不仅仅只是一个偶然的巧合,我似乎领悟到一种潜在的机遇。这些西方人对中国西部花园的向往以及对他们先辈事业的崇敬,使我深受感动。西部地区有如此丰富的自然和文化资源,我们应当深入地发掘并加以充分利用。 

  

守护中国西部的花园 

  在的西方人看来,整个中国西部就像是一座天然的大花园:初春时节,当大地还在千里冰封,报春、迎春和木兰花便冒着凛冽的寒风在雪地中怒放;夏日的杜鹃、蔷薇、赤芍、百合、毛茛和绿绒蒿花,把河谷、原野装扮成一片花的海洋;秋天的菊花迎着金风盛开,而高山草甸上的龙胆花,将高原湿地变成像一片片薄雾般的淡兰色池塘;隆冬季节,腊梅傲霜绽放,艳丽的山茶花又盛开在溪畔和路傍。 

  威尔逊在中国收集植物的四川、云南、重庆、湖北等地区,位于中国西部亚热带山地向青藏高原的过渡地带,该地区地质历史悠久、海拔高差悬殊、自然条件复杂,有高原、山地、峡谷、平原等多种地貌类型,有从亚热带到寒带的多种气候带,为各种类群植物的繁衍和生存提供了有利条件。高原地区在随喜马拉雅造山运动升高过程中分化和繁衍了很多新的植物种类,而一些远古地质年代生存的种类却在山麓和峡谷地区躲过了第四纪冰川的袭击,奇迹般地保存下来。 

  据统计,目前该地区保存有大约1.2万种的高等植物,其中有数以千计的花卉和园艺树种。著名的观赏花卉杜鹃花科植物,全世界有800种,中国有600种,该地区就有400种。具有极高园艺价值的松柏科植物,全世界有230种,中国有94种25变种,该地区就有40种15变种。这里不仅是被称为植物“活化石”的珍稀植物水杉、银杉、珙桐等的原产地,也是被称为青藏高原“四大名花”的杜鹃、报春、龙胆和百合产生和进化的摇篮。在中国西部这座大花园内,还栖息着1000多种兽类、鸟类、两栖爬行类和鱼类动物。举世闻名的大熊猫、金丝猴、白鳍豚等也分布在这一地区。自人类诞生以来,就和这里的植物、动物就组成了一个和谐的整体,共同生活在这座美丽的大花园内。这里是全世界生物学家毕生向往的地方,也是研究地球历史演变和生物进化的重要科学基地。 

  近年来,这里还被国际上的众多环境保护组织列为世界上25个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热点”地区之一。近百年来,由于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对森林植被乱砍滥伐、对野生动物乱捕滥猎、对野生植物过度采挖等,一系列贪婪地索取行为,使西部花园遭受严重的损害。大量的珍稀植物濒临灭绝,大熊猫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被分割成不相连接的小块,面临着生存的危机。直到1998年,我国政府决定在西部地区全面停止天然林采伐后,西部花园又才开始逐渐恢复昔日的风貌。然而,我们应当清醒地看到,在当前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中,还存在着对这座花园恢复原貌的诸多不利因素。一些污染严重的企业悄悄从东部沿海发达地区迁移到这里、违规修建的水电站使花园内充满生机的河流变得干涸、矿山的掠夺式开采使花园变得千疮百孔、而每一次人山人海的旅游“黄金周”之后,我们的花园犹如遭受到一次严重地浩劫……,所有这一切,背离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科学发展观,不能不让人忧虑万分。 

  西部地区不仅有着雄伟神奇的自然景观和丰富的动植物资源,这里也是我国多民族聚居的走廊地带,不同民族在历史发展中创造出了绚丽多彩的文化,如民俗、服饰、建筑、宗教等,对全世界都有巨大的吸引力。位于岷江流域的都江堰水利工程、古老的羌寨、神奇的雪宝顶和弓嘎岭曾使威尔逊陶醉;涪江上游美丽的黄龙钙华景观也使威尔逊流涟往返;位于大渡河畔丹巴的千年古碉楼和康定折多山上丰富的植物种类,更使他激动不已。当威尔逊两次到达位于岷江上游的四川松潘县考察后,在他的日记中曾经发出过这样的感慨:“如果命运要我生活在中国西部的话,我一定只要求住在松潘而不作其它要求”,“不到松潘,就等于没有到中国”。100年前一个西方人对西部竟有如此深刻地认识,相比之下,我们对自己家底的了解却显得何等肤浅。只顾眼前利益,不管子孙后代的急功近利思想,像白内障一样蒙住了一些人的双眼。 

  今天,我们完全可以通过近年来西方正在兴起的威尔逊热,将中国西部丰富的自然和文化资源向世界展示,推出“沿着威逊之路,重返世界园林故乡”的生态旅游品牌和线路,展示西部花园的神韵,以促进该地区经济持续发展和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 

  让我们共同努力,守护好西部这片美丽的大花园。


电话:028-82890289   传真:028-82890288   Email:swsb@cib.ac.cn
邮政编码:610041   地址:中国四川省成都市人民南路四段九号
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 © 版权所有   蜀ICP备05005370号